两会特写:莫言的“议政路”

 




发 盛佳鹏 摄(点击图片观看更多)


  北京3月12日电 题:莫言的“议政路”

  记者 陈林

  “我是新委员,先熟习情况再说。”

  一年前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用这句话开启了他的参政议政之路。

  这位笔下能随意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、历史与摩登巧妙融会
的作家,2013年在首次当选世界政协委员北京议政的10天中,表示得中规中矩,惜字如金。即便
小组委员为他获得世界文学最高奖热烈鼓掌时,也仅是欠身致意,保持着从容与淡定。

  对媒体追问的提案主题,他说提案是要建立在深化调研的基础上,要有真言,下功夫,搞好调查,并慎重
表示“开会后将深化基层去调查研究”。

  时隔一年,2014年3月,当莫言再次出现在两会会场时,中国作家获诺贝尔文学奖激发的文学热早已褪去,人们谈论的更多的是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。

  再见莫言,媒体多已不再追问“获奖感受”或“提案”,而是用“时间去哪儿了”、“家风是什么”、“白叟跌倒扶不扶”、“对《来自星星的你》怎么看”包围莫言。

  莫言总会选择缄默,只有在面对媒体追堵无法“解围”时,才会对记者说一句“当心别跌倒”。

  大会第二天下午,小组会商进入尾声。一向缄默的莫言在一片闪光灯下,与各人分享了他在“议政路”上的首份提案,呐喊提高独生子女和失独家庭的回报。

  他强调,“这是在调查基础上提出的”。

  现场,他缓缓拿出一张纸,选择了“照本宣科”。在他看来“口语化的发言容易被误解”,写书面材料是“为了包管发言的准确性”。

  莫言还小我私家调侃说,做提案是“由于去年没有写提案,网上良多热心网友帮我做了好几个提案”。

  在接下来的几天的小组会商中,莫言鲜有发言。会商中的大多数时间,他都在认真倾听其他委员发言,不时记录。

  有委员索要签名,他始终挂着浅笑,写好递给对方。对记者采访则常常婉拒,“说得太多了”。但如合影或索要签名,他却尽可能满足,有时以至会问“光线暗吗”?

  在拍摄他的众多图片中,莫言对一张获奖后首次在北京公然亮相的照片情有独钟。照片上的他略显疲惫,在漆黑的背景中合手问候。

  谈及那张照片,莫言说“一下子把那时的那种疲惫、压力”都表示出来了,就像本身阅历了一场浸礼。记者问及现在还有压力吗?他说,“逐步会好起来”。

  作为以乡土文学见长的作家,在中国最高参政议政殿堂建言献策,莫言坦言“有些不适应”,“见这么多的人,签这么多的名,合这么多的影”。

  “一般的政协委员估量没有我这么累。”他说,本身在单位开会时很随意,现在“打个哈欠都得提高警惕”,否则一不小心传到网上会惹来批评。

  但他又以为政协委员“是一种责任,一种义务。”

  世界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12日在北京闭幕,走出会场的莫言面对媒体仍然

依据“莫言”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eriffv.com